邵伯的串班与土班

  清乾隆年间,扬州已经成为南方的戏曲中心,而昆曲之盛更居全国之冠。郑板桥在《扬州》诗中就写道:“画舫乘春破晓烟,满载丝管拂榆钱。千家养女先教曲,十里栽花算种田”,其戏曲的普及程度可见一斑。

  邵伯号称扬州的后花园,地处大运河畔的黄金节点上,镇上所设之巡检司、驿点、斗门(水闸)、码头,又使其成为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与重要商埠,素有“南北舟车孔道”之称。得利其交通便捷、漕运频繁、商业发达、市场繁荣的自然条件与社会条件,刺激并催生了当地较为繁盛的消费经济。正如《扬州画舫录》所记:“浴池之风,开于邵伯之郭堂。天宁门外张氏效之,遂有扬州城第一座浴池”。浴池之风从邵伯吹向扬州,而戏曲之风则从扬州吹进了邵伯。

  在邵伯欣赏昆曲的有闲阶层中,有经营买卖的商人,有流连观光的士子,有隐居林下的闲官和家道殷实的乡绅,以及依附于他们的市民。这些人中,有相当一部分具有一定的艺术修养,很快成了昆曲的爱好者。开始,他们自己跟着学,仅仅是自娱自乐,即使组织曲集、曲社,也大多以清唱为主。后来,他们对昆曲的声腔、音律、剧情、戏路、妆扮、身段都有了较为深入地钻研,并各擅一门,大都成了唱曲的高手。他们也时常客串彩妆演出,被人们称为“串客”,最后发展到组成戏班演出,成为“串班”。凭借独特的风格和广泛的基础,邵伯的串班在扬州很是有名。

  《扬州画舫录》载:“扬州清唱既盛,串客乃兴。王山霭、江鹤亭二家最胜。次之,府串班、司串班、引串班,邵伯串班,各占一时之盛”。由此可见邵伯串班的声誉与影响。

  昆曲是一种高雅艺术,称为“雅部”。扬州集聚了各方人士,他们的艺术欣赏需求不尽相同。有别于“雅部”,“花部”这一花杂不纯的地方戏也就应运而生,被称做“乱弹”。邵伯得风气之先,成为扬州城外“乱弹”中的佼佼者。

  邵伯镇的“上层人物”成立串班,以此为乐,附近农村中喜爱戏曲的农民们也自集成班得以自娱。农闲时他们流动演出,临时搭台,农忙时就散伙种田。不过,正如《花部农潭》中所说,“农叟渔父,聚以为欢”,他们仅仅是为了“取悦于乡人而已”。农民们的戏,实为“下里巴人”,从内容到形式都较为土气,因而被称做“草台班子”,也即土班。

  《扬州画舫录》记载:“郡城花部,皆土人,谓本地乱弹,此土班也。至城外邵伯、宜陵、马家桥、僧道桥、月来集、陈家集……自集成班,戏文间用元人杂剧百种,而音节、服饰极俚,谓之草台戏,此土班之甚者也。s8s6666最新网址。”土班是乡音俚调,妇孺能懂,老少咸宜,很受社会各阶层的欢迎。其中较为出名的有邵伯谢庄的黄家班,家族传承竟达160年以上。

  在清乾嘉年间,不仅是邵伯的昆曲串班,就是本地乱弹的土班,也都开扬州之先河,在郡城以外,领一方潮流,占一时之兴。(朱毓麒)

admin 发表于 2018-9-18 15:48:58

点击这里获取该日志的TrackBack引用地址

  • 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